同社咖啡室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樓主: Kenneth

驀然回首 寫在結婚四十周年 同社四十五周年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2-11-23 16:50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低徊幾度淚難收、到死春蠶絲方盡、人生長恨水長流、幾度夢中逢、秋月春花、霧鎖樓臺、煙籠翠柳、江南煙雨、杏花村、燕語鶯飛三月暮、簾外青山隱隱、眼底綠水悠悠......

南唐殘夢乃董大姐董素媚首本,反串小生之力作?
董素媚擅平喉而非子喉,特此更正如上。謝馮翠綿、陳軒為提點。
發表於 2012-11-23 23:00:45 | 顯示全部樓層
社長,
謝謝你容我這個非社員,長期佔據這個平台。乾脆就開闢個”大姐專欄”好了。哈哈!!!
我的立塲,依舊的清晰,在情  我支持你    ;   在理   我支持阿煒。
事情沒有閙大,杯子堛滬楫i,可以用感情解決的。
這樁事情,拉扯了三年,沒有將阿煒拖垮,這點我可很佩服他的。他沒有道理,不會大閙”社大”。同社的”大佬”都是同社的”活寶”。
他有”道理”,你有”羣眾”;他是反對黨,你是”執政黨”;”技術”的錯誤,”技術”去解決。
不要讓這件拖拉下去,造成你個人的瑕疵;同社的污點。
發表於 2012-11-29 00:26:45 | 顯示全部樓層
大家好!

離開了這堙A差不多一個星期了。我這個人,做甚麼事,都很投入,個性又有點”鷄婆”,好管閒事,給自己沒事找事。結果是”吹吹水”,希望沒有吹出個”軒然大波”。太投入,容易令自己”顛頭倒向”,乾脆讓自己靜下來好了。讓一切沉澱一下。

同社是一個純感情的組合,所以大家都在無私的付出。

我回來了,你們太了不起,這個小團體的存在就是因為:- 有這麼的一班,了不起的人。

生命很奇怪,兜兜轉轉的繞了幾個圏,再回到這個平台,很不容易,上帝在給我們開了個,大玩笑!!!

送上給大家,一些美麗的文字:希望這世界因為我們的存在,變得更美好。

           ”   當我們搬開別人腳下的絆腳石時,也許恰恰是在為自己鋪路。 ”
發表於 2012-11-29 00:55:03 | 顯示全部樓層
虞大姐, 你好嗎? 歡迎你再次回來...

同社近期因你的出現, 變得很有活力, 你細膩精緻的文采使我們這裡立見光彩...送支花給你多謝你...

同社人平時多用說話表達意見, 用文字真像有點困難了,

或許大家時常見面, 心有靈犀....人意相通, 一個表情大家已知什麼事了....,

我要睡了, 明天還有很多工作...

虞大姐, 你要常常來探我們呀! 並請代問候霍偉成, 願他早日康復...跳pat舞送給他...


發表於 2012-11-29 23:44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感謝你! 給我寄來這麼可愛的一封信。

你的信可比我的強,會拍掌、會送花、還會跳舞呢!!!

我與霍偉成開心了一個下午。

問你們一個問題?小屋的鄰側,”先天道安老院”,還在嗎?     

今天要送成往針灸,比較忙。回來再給 你們  Say Hi !!!
發表於 2012-11-30 00:33:38 | 顯示全部樓層
做人開心些好d....

昨日忘記送花給霍偉成Tim.....補送....大朵d....

先天道安老院還在呀! 每次乘火車經過都看到, 不過...裡面有冇人住就不知道喇, 你....點解咁問....唔通你想....
發表於 2012-11-30 02:47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阿偉離開同社幾十年,根本不知道同社怎樣撐過這些日子.他好像家春秋中的老爺,忽然回到人間.其實凡事都應該往前望,變才是永恆,祇要大方向正確就可以了.
發表於 2012-11-30 17:02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有人說我像薛西佛斯;有人說我好像教堂裡的牧者,又像To Kill a Mocking Bird中
的格力哥利柏;還有就是卡謬筆下的推銷員,或卡夫卡的Max Brod,甚至係個甘甘
地,"甘地的遠房姪孫";而類比成為"好像家春秋的大老爺",則是驚天的第一倘。其
新意令人具有呼吸困難的震憾性。我的學問也許不及黎猛大姐淵深,然而少時亦已涉
及家春秋巴金的封建八股,卻並不依稀的記得激流三步曲中的老爺絕對是權傾一時,
說一沒有二的霸道角色,而套用在我這個從未在同社做過大佬,今被邊沿化而更像瑞
玉般卑微小婢者身上嘛,敢問黎猛大姐,是什麼時候可以賞賜給我,賦有得像高家高
老爺或三叔高克明一言堂霸氣橫揪的權力了?!
拜謝拜謝本末倒置的抬舉。事實卻是無法集具,更有睿智力量的高攀。
發表於 2012-11-30 17:24:08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leungyiuwai 於 2012-11-30 17:39 編輯

從未進入過,更因此從未離開過。我們可會根本不知道,巴勒斯坦的人民在這幾拾年來,
"是怎樣撐過這些日子"的? 回應黎猛大姐邏輯認知上的謬誤,我帶給大家一個不知道是好
是壞的消息。巴勒斯坦已經成為聯合國第194個"州份"(state),對我來說是正面的。

UN Recognizes Palestine
http://www.boston.com/news/world/united-nations/2012/11/29/vote-recognizes-state-palestine-objects/ctYJ51PdJMufthcUmFwFzK/story.html?p1=Well_MostPop_Emailed4


+
發表於 2012-11-30 19:09:47 | 顯示全部樓層
謝謝黎猛姐姐來給我”撐場”。
再感謝,各位給我的”點擊”支持。∼∼∼∼ 捧捧場嘛!!!
一個人的日子很難過,我給你們”喝釆、鼓掌”;你們給我”送花”、”跳舞”。唔!!! 這”一個人”並不孤單。
同社∼∼∼∼∼我”心靈”的先天道安老院。
我真摯的送給它祝福,讓這個四十五年的”奇蹟”、”異數”延續下去。
阿門。
發表於 2012-12-9 17:39:55 | 顯示全部樓層
梁耀煒兄為社會公義之火總是燒得火紅,總教我汗顏!
而各位的文章實堪細閱,誠樂事也。
發表於 2012-12-10 00:07:39 | 顯示全部樓層
阿齊,
太高興了,大清早,收到你的回應、我兒子的message. 下午往訪霍偉成的時候,又可帶給他一點新的鼓舞,太棒了!!!
老了,快樂就來得很簡單,我給劉民發了一封信,他給我回信了,開心了好一陣子。(他的信在同社的北美站。)
看你一家五口在同社網站的首頁照片,多美滿的一個家庭!
在翻翻腦袋的記憶,阿妙是不是那位 : 中文字寫得很漂亮,又很會唱歌的可愛女郎?
兒女是我們的延續,父母的再版;我們都希望他們過得比我們好!
希望同社∼∼∼我們永遠的家∼∼∼能在大家的共同灌溉下∼∼∼茁壯成長。
成功了∼∼∼失敗了∼∼∼我們都可以回來。
夢想著一對年邁的夫婦,佇著手仗,看著孫子們在園子嬉戱的塲景。呀!  同社。  我們共同的夢!! !
發表於 2012-12-13 15:21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以下是華東師範大學歷史學許紀霖教授刊於昨天《明報》世紀版講話稿的部份節錄,願與
囑我「放下」與「change yourself」的同社社友共享,也願聽聞係同社未來社長大熱人
選的高輝,仔細探索他本人的心靈底線。許教授的講稿對像是國內的知識份子,香港的又
豈可豁免?!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體制暫時還無法改變的時候,並不意味着我們就可以放縱自己、原諒自己,什麼都行。
不,即使在某個崗位上,(我們)都有將槍口抬高一寸的道德責任……與其詛咒黑暗,不如
點亮蠟燭。內心的蠟燭,就是底線。

大家覺得薄熙來可怕,是因為他是個沒有底線的人,跟一個沒有底線的人在一起是很可怕
的。但是今天出現的情况是,很多知識分子,照理說是對底線問題最有自我意識的人,今
天卻失去了底線,底線變得很模糊,甚至不需要有底線。

今天的中國大陸,有兩種放下底線的知識分子。如今在中國知識分子當中,瀰漫着濃郁的
價值虛無主義,什麼都可以不在乎,唯一在乎的就是:是否可以得獎,是否在市場上獲得
成功。在我看來,今天的中國大陸,有兩種放下底線的知識分子。一種是「價值虛無主義
者」。這種人覺得什麼都放得下,是非善惡已經說不清楚了。另一種是「犬儒主義者」。
這種人內心是明白人,私下聊天時比誰都明白,但是屁股決定腦袋,坐在什麼位置上就做
什麼事,在什麼山唱什麼歌,隨波逐流。這種犬儒哲學如今在大學生當中相對普遍……

過去孔子講「狂狷之道」。狂者,有所進取;狷者,有所不為。今天,我們不能對所有人
提出太高的道德要求,那是逼人為善。但是有個標準,在我看來不是逼人為善,而是底線,
每個知識分子都應該要求自己成為「狷者」。做「狂者」很難,要有很高的德性,可能要
付出很大的代價,恐怕只有聖人才能做到。但「狷者」的要求是守住不應當做的那條底線。
簡單地說,在一個黑暗的環境堙A首先是不作惡,或不與惡為伍。狷者的要求不高,不是
聖人,不是君子,只是個「正派」的人,我們每個人或許都應該對自己有這樣的最低要求。
在不需要付出代價的情况下,守住本分。作為學術人,不違背自己的學術良心去說假話,
作假證。作為文化人,守住基本的道德、政治底線。但是,今天很多人守不住……

平庸者有兩種類型,一種是漢娜.阿倫特所批評的「平庸的惡」,他只把自己變成執行
最高意志的工具,積極主動。莫言還算不上「平庸的惡」,他屬於另一種類型:「平庸
的鄉愿」。「平庸的鄉愿」不主動作惡,只是好好先生,識時務,隨大溜,消極地附和
惡,但「平庸的鄉愿」是與「平庸的惡」一樣,都是惡的體制之基礎。薄熙來事件給我
們一個很大的教訓是,文革很可能再發生一次。文革怎麼搞起來的?不是一兩個領袖腦
子發昏,而是下面有群眾基礎,有一幫「平庸的惡」,也有更多的「平庸的鄉愿」。這
些平庸者,內心沒有底線,只是「識時務」者,跟着最有權勢、最有市場效應的人走,
於是一場悲劇就發生了……

但不要以為體制是外在於我們的,所有的黑暗都是體制造成的,好像我們個人都是清白
的,不必負任何道德責任,黑暗在的時候一個個都跪着,黎明來臨之後都一個個站起來
「控訴」…在體制暫時還無法改變的時候,並不意味着我們就可以放縱自己、原諒自己
,什麼都行。不,即使在某個崗位上,都有將槍口抬高一寸的道德責任。

改變自己,要對各種我們所不能容忍的東西說「不」。如果有更多人這麼做的話,我想體
制的黑暗不會這麼猖獗。……空間是自己爭取來的,不是人家恩慈給你的。與其詛咒黑暗,
不如點亮蠟燭。內心的蠟燭,就是底線。

+
發表於 2012-12-13 23:13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煒,
人的問題是,每個人都有自己存在的取向,自己的堅持。這個堅持可以對、可以不對,。當然 成、敗,不足論英雄?
金錢亦非評審標準。
我們活到這把年紀了,尤其是在同社這個小社會堙A四十五年了。我們彼此間,相互都會有評價的。這個評估,牢牢的刻在每個社員的心坎堙A所以眾望所歸,就會高票當選了。我離開同社很久了,少壯派的社員,相交淺;但你、我、高輝都是超過四十年的老朋友了。我這個人對人、對事,都很有成見的,但儘可能令這個成見,不去影響真理。
你要明白我為何要勸你”放下”,又再支持你的箇中原委。
時移、勢逆;今非、昔比。
萬望珍重!!!
發表於 2012-12-18 09:56:27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leungyiuwai 於 2012-12-18 10:13 編輯

虞大姐:

對妳,我心裡感恩。憶記起我們因方向的取捨曾幾何時的對立,並沒有減滅我們今天能夠
擁抱的那一抹靈犀共通的恩賜,活像寒流中送暖的温婉。年青的夢並不如詩,方向的取捨
與堅持註定我們相互遠離了一些歲月,過程中沒有「平庸的惡」,更沒有令人難堪的手段。
當緣起再重逢的時候,緬懷與相惜中,訖然是瑜與亮的互敬與包容,增添出深遂的尊重與
關懷了.....

我們都重視同社。撫心而問,過去對同社執事者的提問並非出自個人的取向,更加沒有挑
戰眾望所歸高票當選的領導,反過來我雖然稱不上擁躉,卻有一段時間是不折不扣隱性的
追隨者。虞大姐11月23日本欄論情論理有獨特的見地。我祇在情、理之外加上了法的觀
點與依據。而於情、理、法而言,讓懷有深情冀盼與合理要求的社員乾等而不作為已是無
情;錯就要改,疏忽就必須更正,是顯淺的道理,而拒絕行動就是無理;管你是萬眾膜拜
或一言定音的飛天超人抑或係皇太后,側側膊不依既成律例的就是枉法。無情、無理與枉
法在似是而非的淺辯下,樸通出來厚顏護短的,卻事後若無其事的取態正好是今時今日香
港政檀的縮影。對於香港政檀的醜態我習慣狂轟。而對同社,惋惜之餘,我是契而不捨,
耐性地等待理性的回應。經歷362天低調的週旋與勸喻,社員大會之後的第六天我才毅然
寫出事件始末的紀事與感想,卻平白換回來「擺出一副我是大佬」、「不可一世家長式訓
示」、「另(令)人討厭的咀臉」、「家春秋(激流三部曲)中(食古不化)的老爺」和「搗亂份
子」等的評述則始料不及了.....

天若有情天已老,下聯是「月如無恨月長圓」。是情、理生動的描繪。我8月23日的「致同
社幹事會與社員同寅、暨愛護同社的朋友的公開信」,雖然當日我已經表態拒絕搬離,10天
前被搬走了。此再不能與社友,像虞大姐般熱枕的社友在這個議題上,再嬉笑怒駡或虛擬地
炳燭談心了。被強行搬走,禮儀上連最起碼的通知都懶得出具。我直覺遺憾。未知有多少社
員和社友心同感受了? 這個強行「廹遷」與強行拒絕提供通訊錄給社員的思維同源,是並不
考慮是否行動上剝奪了社員的基本權利的徧頗,是拒絕誠心兼聽的包容,不是嗎? 任何公司
、組織或社團,規章具有舉行成員大會選舉與特別成員大會的,都必須備存成員名冊供有選
舉權、被選權、和召集特別成員大會權利的成員查察,違者有觸犯法律之嫌。剎有介事高舉
私隱條例來威嚇,繼而拒絕社員通訊錄顯然係對個人資料(私隱)条例486章一知半解的「估
算」,社員有反對的,大部份也是建基於喜好、自保或「擔心」,多於法例的認知。同社寒
蟬效應的改善我沒有短暫的寄望,也許虞大姐不吝來評評理,可以嗎? 與同社執事者交往,
天若有情天亦老,下聯代入「人間正道是蒼桑」真的更為恰當。歪理無終,蒼桑無涯.....

+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Akinalliance 同社

GMT+8, 2018-1-18 06:1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